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在人间修仙路

第十八章 临都!

我在人间修仙路 哎呀少爷 9939 2019-09-22 21:06

  “这就是北部顶级势力之一,信奉大地之神的‘土阴教’修士么,踏燃血境妖兽而行,果然名不虚传,拥有很强大的实力。”李清水看了一眼震惊的大长老,缓缓道。

“临都可真是凡圣同居,龙蛇混杂,我们得小心些了。”吴海山蹙眉道。

土阴教的出现令得他开始担忧,临都势力的复杂程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呜……

荒鸟长鸣,然后滑入临都,完成了一个既炫酷又潇洒的登场仪式。

人们在短暂的侧目之后便又恢复了常态,显然,类似的场景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李清水等人也在短暂的震撼之后入城。

临都城内纵横三十二条街,街街相连,四通八达,传说是大燕开国皇帝‘陈云舟’亲自设计建造,大燕皇宫在数公里外静立,巍峨的宫殿此起彼伏连绵不绝,就如同巨兽铃眼,俯视着整个临都。

临都大城的中央有一座比城里所有建筑物都高的雕像。

是用巨石雕刻而成的修士像,其佩长剑,斜视苍天而立,面容栩栩如生,仪表堂堂,气宇轩昂,仿佛连这老天都不放在眼中。

只是雕像,却散发出惊人的气势,睥睨天下,剑指众生。

这便是大燕开国皇帝,陈云舟!

见雕像如见人,仿佛又回到了五百年前他拔剑,剑指天下的霸气瞬间。

陈云舟以一己之力开辟出傲视北部的大燕皇朝,当为一代人杰。

大道路面是由平整的青石板铺成,两边各种店铺林立,行人涌动,热闹非凡。

再往前边走了百步,一栋高约数十丈的楼阁映入李清水的眼眸,富丽堂皇,进出之客无不衣着华贵。

“竹安楼。”

望着眼前这座恢宏楼阁,李清水缓缓道出它那刻在精美匾额上的三个大字。

李清水牵着夏桃桃的小手,迈步走了进去。

吴海山与夏河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他们的钱,好像不多了……

这里……似乎不便宜。

“你们听说了吗,此次妖兽森林深处居然出现了一头‘黑龙幼崽’踪迹,土阴教圣女谣新月,我朝二公主陈微安,岁月谷天才弟子都带着门中高手前王探寻,期望能得到那头真正的远古圣兽幼崽。”

“你吹什么牛呢,我只听说是妖兽森林中出了一株不凡灵药,哪里来的什么圣兽幼崽,况且黑龙一族在远古时代就灭绝了,你还能凭空变出一头来不成?笑话。”

“圣兽的通天手段,又岂是你这等凡夫俗子能揣测的?”

“你……”

“妖兽森林中最近的确有大动静,是不是黑龙幼崽不知道,但谣新月与我便二公主自幼交好,据说已经联手对付了唐天好几次,几大势力打得不可开交,还有其他无数小势力的修士涌进。妖兽森林……已经不太平了。”

“而且听回来的人说,妖兽森林深处那几头‘玄丹’境界的妖兽也有动作,发动了好几波兽潮,死了不少人,听说岁月谷有好几位‘闻道’境界的高手已经丧生在了兽潮中,损失惨重。”

“连闻道境界的高手也死了么?看来妖兽森林中的确出了重宝啊。”

……

将碗中最后一口面吞下,李清水看了一眼一直守候在自己等人身旁的伙计,微笑道:“好吃。”

“四碗竹安特色面,一百两银子,客官。”这伙计鄙夷地看了一眼李清水等人。

连续一个多月风尘仆仆的赶路,让得他们的形象,看着的确不像是能吃二十五两银子一碗面的人。

难怪这名伙计一直守在他们身旁,害怕一不留神他们便跑掉。

吃的亏多了,连竹安楼的伙计都变得聪明起来。

“这么贵!”夏河惊讶得长大了嘴巴。

连吴海山和夏桃桃也被吓到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伙计。

“你欺负我们外乡人?”吴海山有些愤怒。

这碗面虽然好吃,也不过一碗普通的面条而已,二十五两在黄安已经足够置办一桌上好的酒席,临都一碗面就要这么多银子?这太夸张了,简直不可理喻!

“竹安楼的面条,是由竹狸肉秘制而成,天下再也找不出第二家,价格公道合理。”伙计的脸上露出傲慢之色。

一楼大堂里的人也向李清水等人看来,脸上挂满讥讽与嘲笑。

李清水一笑,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道:“初来乍到,受教了。”

“哼。”伙计冷哼一声,转身便走,想来自己也不会接待他们第二回。

李清水没有再多说什么,牵起夏桃桃的手,向外走去。

“师兄,咱们就这么算了?竹安楼这明显就是店大欺客啊,一碗面而已,怎么也不可能卖到二十五两银子!”夏河满脸不忿地道。

“一株灵草都能卖到上千两银子,一碗面怎么就不能卖到二十五万两银子呢?”李清水似笑非笑地道:“而且一百两银子能打听到那么多消息,很值了。这个唐天……不简单啊,连大燕皇朝的二公主也不放在眼里,真是小瞧他了,唐林这个废物,居然有如此兄长,实乃我之大敌。”

“你想去妖兽森林?”吴海山皱眉,道:“现在的你,暂时还不是他的对手。”

“先找个地方住下吧。”李清水轻笑:“好戏,得慢慢看。”

整个临都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大戏园,你方唱罢,我登场,暗流涌动,危机四伏。

李清水当然不会去趟这趟浑水,有人去对付唐天父子自然好,自己还不够强,若是自己能在他们疲惫时,狠狠地在他们后背捅一刀,那么肯定是最舒适的。

对于现在的李清水来说,报仇,得用脑袋,不能用蛮力。

三日之后,临都城北一隅的破旧院落中,李清水结束修行,眼眸中雷光隐退。

《山河行》第二层,铁骨,成!

握拳,感受了一番肉体中传出的强大力量,李清水透出一股自信。

按理说他早就该将山河行的第二层修成了,奈何前段时间南山沦陷,发生的事情太多,他便一直没能顾得上。

此际在临都租下这处宅院,他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修行,补全自身的不足。

山河行第二层的修行成功,带来的不止身法速度的成倍提升,更有肉体力量的强大进步。

现在的李清水,自信不用《千幻拳》,一拳也能打出四五千斤的力量,使用千幻拳之后,力量更要翻十倍。

李清水如今破尘境中期,单凭肉体力量,已经不惧燃血境强者。

要是再遇上青云宗那‘何星’,现在的李清水已经能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在那‘古墓’时,李清水的修为距离‘破尘境后期’便只有一线之隔,此际再加上这些日子的苦修,修为的突破,也已经指日可待,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

“还是没有大师姐他们的消息么?”望着愁眉苦脸进门的吴海山,李清水询问。

吴海山摇头,脸上满是愁容,道:“没有一点消息啊。”

“临都很大,找几个人想到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而且还有青云宗等势力的追杀令在,想来大师姐他们在此地行事也是十分低调的,打听不到什么消息也正常。”李清水安慰。

“但愿如你所说,他们不要出什么事情才是。”

“放心吧大长老,有三长老跟在他们身边,不会有事的。”

“嗯。”吴海山点头。

然后下午的时候,李清水带着夏桃桃出门,他要去城南的‘道远寺’看看,在北部,所有的寺庙都由佛教圣地‘天玄寺’统一管理,天玄寺的强大,非一寺之功,想来这道远寺中定也有收集信仰之力的办法。

李清水的当务之急是想修复那条远古试炼路,因此造访这道远寺,便成了必做之事。

进临都之前,李清水便有了计划,修复青石门,便是第一步。

道远寺建于城南幽静处,四周人烟稀少,似是人们怕惊扰到了这佛门圣地,于是刻意远离。

道远寺建于山上,宁静祥和,颇具禅意。

山下石梯千阶,便是朝拜之人首先要经历的考验。

李清水带着夏桃桃开始登山。

却在半道上遇到一位由仆人背着上山的富家公子,公子的身形实在是有些庞大,就犹如一头趴在人身上的野猪,怎么看怎么不协调。

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被这公子给压趴下了,不过那位仆人却是健步如飞,看起来像是个练家子,不简单。

望着旁边人们错愕的表情,这位公子哥脸上立马露出得意之色,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少爷拜佛吗?”

“师兄,这个人好傻啊,明明人家就是在嘲笑他,他还觉得别人是在羡慕他有人背。”

夏桃桃的声音不大,却不知为何,这胖公子居然听见了。

“停!”

他立马叫停仆人跳了下来,来到夏桃桃身前,俯视她,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说什么呢,你看我像傻子吗?我是因为太累了,所以才让他背的好吗!要是本少爷不累,会让他背?”

“兄台何必与我师妹的戏言较真。”李清水将有些不知所措的夏桃桃拉到身后,然后笑道:“拜佛之人,皆需一颗虔诚之心,兄台让人背上佛门,这恐怕有些不妥,佛祖他老人家会不高兴的。”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个道理你不懂?”胖少年白了一眼李清水,道:“只要我一心向佛,过程是怎么样的,又有什么关系?我往污浊红尘中去,佛向我神圣之心中来。”

李清水闻言一愣,这胖子的见解之精妙,顿时让他心中有些茅塞顿开之感。

你在什么位置不重要,你的心是什么样的才最重要。

这胖子……不拘一格是人才。

“受教了。”李清水很认真地向胖子行了一礼。

胖子得意的一笑,做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样子点头,然后又趴在仆人的背上向前去了。

“师兄,他明明是在胡说八道。”夏桃桃嘟嘴道。

“真相是怎么样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么样认为,只要你自己执着地相信,那么错,也是对的。我认为这世间有佛,那便有,我认为这世间没佛,那便没有。”

“哦……”夏桃桃似懂非懂的点头。

李清水转过头望向临都城中央那座高耸的雕像,心中突然冒出了个有意思的想法,仙与佛……谁更强啊?

摇头一笑,他收回目光,和夏桃桃继续往山上走去。

“施主。”

李清水他们刚上山顶,一位僧人便上前来迎接。

“道远寺的服务这么周到吗?”李清水诧异道,然而旁边那些香客似乎没有人招呼。

“奉‘慧灵方丈’之命,小僧已经等候施主多时了,请随我来。”

“慧灵方丈……是谁?认识我吗?”李清水疑惑,但还是带着夏桃桃前去。

因为与寺院的高层见面,也是李清水此行的目地之一,毕竟信仰之力的收集方法,只有他们才能懂。

于是跟着那名僧人,李清水来到道远寺后院,这是整个寺庙中最安静的地方,四周有许多身材高大的僧人盘坐守护,寻常香客难以靠近。

这些武僧似乎早就知道李清水要来,连眼睛都未曾睁开,不过李清水却从他们身上感受到了一股高深玄奥的气息,这些武僧很强,每一个都比青云宗长老‘何星’要强。

难以想象,连道远寺这等与世无争的佛门静地,都隐藏着一股如此强大的战力,江湖的水,真是深不可测,李清水顿感震惊。

“吱呀”一声,领路的僧人推开禅房的门,一位穿着普通纳衣的老僧盘坐于房内。

长相很普通的一个老人,浑身却散发出一股莫名的庄严神圣气息,仿佛有佛光饶体,得真佛庇佑。

在老人身上,李清水再次感受到了一种与‘信仰之力’同源的神圣力量,很平和,很亲近,洗涤着李清水复杂的心。

李清水向其行了一礼,很郑重。

一边的夏桃桃也赶紧学着师兄的模样行礼。

“小友,老衲等你许多年了。”老僧睁眼,慈祥地笑道:“这院中的‘星果树’都长大了,贫僧也老了,你终于来了。”

“你认识我?”李清水诧异。

“佛说前世千百次擦肩而过,才换来今生一次相遇,我们或许,认识很久了。”老僧道。

“我只信今生,不信前世。”李清水道。

老僧摇头,道:“但我们等你,的确已经很久很久了,从天玄寺创立的那一天起,我们便在等你了。北部之大寺庙之多,你没去别的寺庙,却偏偏踏进了我这道远寺,现在看来,一切早已在冥冥之中注定。此生,此时,便是北部佛教兴盛的起点。”

“我非佛教中人,佛教的兴衰与否,跟我有什么关系?”李清水道。

“世间诸事,皆逃不过因果二字,你既来,这因果便已经种下,命运如此,逃不掉的。”老僧道。

“君子坦荡行世间,我不信佛,更不信因果。”李清水说此一句便牵起夏桃桃的手欲转身离去。

这个老僧,以及这里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深不可测,想尽快离开,脱离这是非之地。

可是老僧的下一句话,却让李清水生生止住了步伐,“你身上的那道门,我们可以帮你修好。”

“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李清水惊讶,但话到一半,又意识到了事情有些不对,赶紧住口。

“那道门,来自远古佛教,你到山下时,我便感应到了。”老僧说道。

原来青石门真的是来自远古佛教!

难怪信仰之力可以修复试炼之路,居然真的是佛教法器!李清水震惊。

夏桃桃一脸天真的望着他们,显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看来你等的不是我,而是这道门。”李清水大悟道。

“等你,也等它……”老僧说道:“这道门,以及门后面的一切,只有我们能修复。”

“这道门,似乎的确只有信仰之力能够修复,但信仰之力恐怕也不是你佛教独有。”李清水道:“我想,总有一天,我会修好这道门的,就不劳你们操心了,桃桃,我们走。”

“且慢!”老僧起身,他没有想到李清水的态度居然如此坚决,“我们只是想帮你修复,并不是想占为己有。”

“佛教这么无私?”李清水轻笑。

“此门事关佛教一个天大的因果,从我们开始,必须得从我们结束。”老僧道:“青石门中有路,路至尽头,有你想象不到的大恐怖,因此我们希望能对小友帮助一二,否则人间,将遭大劫!”

“如果你们非要帮助我,那便将你们佛教收集信仰之力的办法交给我吧,等到青石门修复之后,我可以邀前辈共观。”李清水调笑道。

哪曾想,李清水的戏言,慧灵老和尚只是略微思忖便应了下来,双手掐诀,佛光大作,一道古朴的羊皮卷,还有一个琉璃瓶飞出。

“这便是信仰之力的收集方法,以及道远寺这些年收集的信仰之力,皆赠于小友,愿小友善待我佛教圣物。”

接过羊皮卷与琉璃瓶,李清水一下子愣在原地。

这么轻易的就将信仰之力与收集办法给自己了?

目地如此容易便达成,李清水却没有一丝喜悦感。

看来这件事情真的不简单啊,慧灵老和尚的态度,令他深感沉重。

能令佛教如此看重,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修好的青石门,绝对不只是佛教圣物那么简单!

甚至,它的存在,已经比佛教本身更加重要了。

“青石门中的那条远古之路,通向哪里?尽头是什么地方!”李清水问。

慧灵笑着道:“那条路……通天!”

“通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