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凌天战魂

第2035章 陆沉

凌天战魂 拓跋流云 16955 2019-10-09 14:37

  森寒的杀意在甬道之中弥漫,不同于这里精纯的杀气,这完全是另外一人的杀意。

  拦截住了对方的攻击,楚云朝着那对自己发出攻击的人看了过去。

  在他前方,一个青年站在甬道之中,他左手提着一把长剑,神情狰狞盯着楚云,正是之前激**内那烙印逃离的云缥缈!

  “本以为你已经逃了,没想到竟然还在这里等着我,也罢,今日送你归西!”

  楚云神色冰冷,刚刚那突然袭击之下,若不是自己反应快,说不得已经交代在这里了。

  一位太上五阶的强者对自己发动袭击,这云缥缈也不怕跌份。

  “哈哈,送我归西?楚云,你以为我不知道里面的情况?”

  云缥缈笑了。

  对于前方地底广场的事情,他是看得一清二楚。

  见到楚云逃走,他这才直接过来袭击的。

  袭击楚云,并不是真的有把握把对方给杀死,而是为了拖延一下楚云逃离的步伐。

  那广场之中的恐怖存在已经苏醒,等到对方彻底从棺椁之中爬过来,必然会对楚云发动毁灭性的攻击。

  自己,只需要稍微给那位恐怖存在争取一些时间,楚云不用自己杀,他也会死在这里。

  听见云缥缈的话,楚云身上杀意陡然爆发,一字一顿说道:“云缥缈,你真是找死!”

  自己正在逃命,云缥缈却突然出手拦截。

  他想借助广场上那恐怖存在的手杀自己,殊不知自己是在玩火?

  难道,他就有把握在那位赶来这里之后,从对方的面前离开?

  心中想到了许多,但楚云现在是真的对云缥缈动了杀心。

  所以,在他话音落下之际,洞天刀和水月剑受到他的操纵,带着强横无匹的力量,顷刻之间杀至云缥缈的面前。

  一刀一剑,都直接跨越了空间的距离,不过顷刻之间,便杀到了云缥缈的身前。

  洞天刀上,刀芒贯穿甬道的墙壁,所过之处,空间都在剧烈颤抖,不过顷刻之间,便直接湮灭,化作无垠虚空。

  水月剑在虚空之中荡漾起阵阵犹如涟漪一样的空间波纹,每一道波纹传递出去,水月剑的气势便凌厉一分。

  云缥缈勃然变色,比起之前,这两把武器的攻势更为凌厉了。

  之前他就不敢正面对抗楚云这两把武器,现在威势增大,他就更不敢直接正面硬抗了。

  这一刻,他也顾不得拖延楚云的时间了,竟是直接从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掏出来了一块传送玉简,瞬间捏碎,想把自己给传送走。

  然而,终究还是慢了一丝,水月剑和洞天刀已然杀至他的面前,两者所携带的恐怖威能,陡然爆发。

  甬道在颤抖,一个黑漆漆的空间裂缝立马出现在这甬道之中。

  才刚刚捏碎传送玉简的云缥缈,在这震荡的能量涌动之时,那还没有来得及逃走的身形,竟是被这两股力量给直接湮灭!

  “呃啊……”

  一声痛苦且凄厉的惨叫从云缥缈的口中发出。

  一半身子已经钻入了虚空之中,但是在此时遭受到楚云的攻击,从他的腰部往下,竟是直接湮灭,只剩下上半身还能动弹。

  仙尊的生命力,都是极其顽强的。

  仅仅是断了下肢,根本就不影响他的存活。

  云缥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是一个照面就落得个如此凄惨的下场!

  “给我死!”

  见云缥缈的惨状,楚云心中的杀意没有任何减少。

  既然是敌人,既然敢拦截自己,既然妄图坑死自己,那便要有死的觉悟!

  “我是天王宗的四大天王少主之一,你杀我了,我天王宗不会放过你!”

  这一刻的云缥缈终于有些慌了。

  说话之间,一阵五颜六色的光芒陡然从他的身上爆发。

  那是他空间戒指中的防御宝物,他闲来无事的时候,就喜欢炼制一些防御宝物,到处送‘机缘’,以打发无聊的时光。

  但是现在,他空间戒指中的那些防御宝物全部被他拿了出来,用来地方楚云的攻击。

  可惜,这些仙器的级别太低了,在楚云的水月剑和洞天刀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挡的力量,才刚拿出来,便直接bào zhà,根本就拦截不住楚云那洞天刀和水月剑的攻势!

  “楚云,饶我一命!”

  云缥缈慌了。

  他是注重防御的仙人,对于攻击,本身就不怎么擅长。

  他坚信把防御提升到极致,便是最好的进攻。

  但面对楚云的水月剑和洞天刀,他的极致防御完全失去了应有的效果。

  “饶你一命?拦截我时,你可曾想过留我一命?”

  听见云缥缈的话,楚云不屑一笑。

  要放过云缥缈,那根本就不可能!

  云缥缈闻言,狠狠一咬牙,再次说道:“我天王宗不会放过你!”

  “天王宗?那又如何?把你杀在这里,有谁知道是我杀的?就算知道是我杀的又怎样?你天王宗,难道敢和无相山开战不成?”

  两者所在的宗门都是同一个级别的,楚云又岂会在意他以天王宗威胁自己!

  “我爷爷乃是天王宗的大长老,他一身修为已然达到了不灭境界,楚云,你不过是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幸运儿,在仙界,你没有任何根基,杀了我,整个仙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所!”

  这是他最后的威胁。

  他空间戒指中的防御宝物不断的飞出来,但每一次飞到空中,便直接bào zhà,化作齑粉。

  洞天刀和水月剑其实早就能够灭了云缥缈,但楚云不过是在戏耍他而已。

  之前可是说过了要猫戏老鼠,不戏耍一番,何来乐趣?

  这时,水月剑和洞天刀已然杀至他的身前,楚云冷漠说道:“说完了么?说完了,那便去死吧!”

  声音一落,两把武器瞬间斩在云缥缈的身上,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陡然从他的身上爆发,定睛一看,那却是一枚吊坠,上面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形成一道防护罩,把云缥缈给死死的防护起来!

  “嗯?”

  云缥缈愣住了。

  本以为自己死定了,连空间戒指中平时无聊所炼制的宝物都拿了出来对付楚云的攻势,却依旧无法阻拦对方。

  自己爷爷云中仙留在自己身上的那烙印也被彻底耗费,他根本就想不出来自己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抵挡楚云的攻击,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自己母亲留给自己的吊坠,竟然救了自己一命!

  “哈哈,杀我?楚云,你今天杀不了我。反倒是你自己要死在这里!恐怖已经复苏,你就等死吧!”

  云缥缈声音一落,趁着吊坠散发出来的防护罩还没有消失,身形一闪,快速朝着甬道的尽头跑去!

  那剩下的半截身子,犹如瞬移一般,灵活得不像样。

  几个起落之间,便直接消失在了楚云的面前!

  “该死!”

  看着逃走的云缥缈,楚云懊恼无比。

  他在云缥缈的身上见到了太多的防御宝物,就以云缥缈刚才的表现来看,他甚至是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有这么多的防御手段!

  “这个云缥缈,在天王宗到底有什么身份?身上的好东西一件接着一件!”

  楚云眉头紧锁,对于云缥缈的逃走,很是惋惜。

  不过,他已经尽全力了,已经湮灭了对方的下半截身子,那时候那防御宝物都没有激发,反倒是自己对他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那防御宝物才激活,由此可见,那防御宝物也仅仅是让他在最紧要的关头保命而已。

  但是那家伙终究逃走了,司徒青可是说过,云中仙要杀一个人,可不会顾虑自己的身份,凡是敌人,无论修为高低,他都会以雷霆之势直接镇杀。

  “惹上了一个巫流星,现在多了一个云中仙,若是在算上一个司徒青,我的仇人倒是有点多了。”

  看着云缥缈消失的方向,楚云轻声自语。

  他收回了自己的水月剑和洞天刀,而后身形化作流光,也快速朝着外面飞去。

  然而,就在他刚刚飞起的一瞬间,整个甬道陡然剧烈颤抖起来,一股恐怖的气息在他的身后传来,还没有看到人影,便让人感到绝望!

  那被困在棺椁之中的存在,彻底苏醒了!

  “小子,我帮你一把!”

  鸿蒙神树焦急的声音传入楚云耳中,他直接夺取了楚云身体的控制权。

  楚云没有再挣扎,任由鸿蒙神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

  这刹那,他感觉自己仿佛是瞬移一般,身形陡然从原地消失,再一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那直通天罪城的大坑!

  但是,在鸿蒙神树控制着他的身体往天上飞的时候,一股恐怖的气息陡然从天穹之上传来,这一次,没等楚云出手,鸿蒙神树便控制着他的身体对那由上而下所发动的攻击进行了拦截!

  楚云能清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仙力运行路线发现了改变,那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路线,但是在鸿蒙神树的控制之下,却有恐怖的威能爆发。

  他看到自己的手掌轻轻抬起来了,而后直接朝着天穹攻击了过去。

  一道空间裂缝陡然出现在他的头顶上方,犹如仗着狰狞大嘴的凶兽,瞬间把那由上至下的攻击给吞食!

  紧接着,楚云‘看到’自己的身体无视了那空间裂缝,直接朝着上方冲了过去,在接触到空间裂缝的瞬间,自己的身体好似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当他再一次出现之时,已然来到了天罪城上空的坑洞之中!

  回到天罪城的瞬间,楚云身体的控制权又恢复了。

  “老鸿,可以啊,刚刚那穿越空间裂缝的手段,是什么?”

  他算是见识到鸿蒙神树的本事了。

  仙界的空间裂缝啊,一旦进入其中,若是没有坐标的话,便会永远的迷失在无垠星空之中。

  但是鸿蒙神树这老家伙刚刚直接穿越了那一片星空,再一次出现之时,已经来到了这天罪城的上空!

  鸿蒙神树闻言,沾沾自喜道:“我的本事,又岂是你小子能想象的?”

  楚云一阵无语,这家伙就这么不禁夸吗?

  没再搭理鸿蒙神树,楚云看向四周,天罪城城主就在不远处,楚云冲着他招了招手,问道:“刚刚攻击我的,是你?”

  天罪城主闻言,连连摆手说道:“怎么可能?尊敬的仙尊大人,我怎么可能攻击你呢。刚刚这大坑之中有人冲出来,飞向天穹,临走之前,对这大坑拍了一掌。”

  毫无疑问,从大坑之中跑出去的人,就是那云缥缈。

  这家伙,临走之前都不忘往这大坑之中拍一巴掌,他这样的做法,和搅屎棍没有任何区别!

  见楚云不再追究是谁攻击他的事情,天罪城主又问道:“仙尊大人,这地底之下,有什么?”

  他之前只是在里面见到过一块石碑,看到了一些关于‘古天庭’的文字记载。

  楚云闻言,说道:“大危机。”

  接着,他看了一眼眼前这大坑,皱了皱眉,又道:“地底之中的恐怖复苏了,你赶紧疏散城内的人。”

  “仙尊大人,我们这能往哪儿跑啊?”

  天罪城主满脸的苦笑。

  这血色荒原之外,有卿水峰的人看守且不说,血色荒原地底时不时爬出来的生物,也最要人命。

  更何况,地底之下的大恐怖复苏了,恐怕整片血色荒原都要受到影响,跑,根本就没有地方跑啊!

  楚云闻言,皱了皱眉,没再说话。

  他是准备离开这里了,天罪城这些人的死活,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地底之下的恐怖在复苏,说不得用不了多久就会波及这地面,以自己的实力,还没有那个能力去对付那棺椁之中的存在,还是先离开为妙。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陡然看向天罪城的南面,那是他来时的方向,莫白梦和胡潇潇正在那边。

  他留在两人身上的印记被激活了,只有遇到不可抵挡的危险,两人身上的印记才会被激活!

  ……

  “这……这是什么东西?”

  血色荒原,莫白梦看着自己身前不远处一头通体血红色的生物,瞠目结舌。

  那是一头类似于野狼一般的生物,但是肋骨却是长在了身体之外,犹如钢刀一般。

  那张开的血盆大口犬牙交错,凶残的气息正从这‘野狼’的身上传来。

  那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写满了凶残,好似随时都要扑上来把两人给撕碎。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刚刚你身上爆发出来的那一道白芒。”

  在莫白梦的身边,胡潇潇一脸玩味盯着她,说道:“你是不是和师叔祖有一腿?”

  莫白梦闻言,翻了个白眼,说道:“和他有一腿?也亏你想得出来。我倒是想,但他那种存在,会看得上我?”

  说着,她又转移话题道:“现在可不是八卦的时候,你得弄清楚这玩意儿是什么才是当务之急!”

  眼前这头类似野狼一般的生物,通体都充斥着森寒的杀意。

  刚刚,它直接从地面冒了出来,直接对莫白梦发动了攻击。

  那时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野狼便杀到了她的面前。

  但是在杀到她身上的瞬间,她的体表陡然绽放出了一层白色光芒,瞬间把野狼给弹开,让它没有对莫白梦造成伤害。

  眼下看着这野狼一般的生物,她只感觉心底发寒。

  可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胡潇潇居然还有心思和自己开玩笑,她的心也是够大的。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说是狗,也不是狗。是是狼,也不像。通体都散发着一股残暴的气息,这种妖兽,我怎么就没有一点印象呢?”

  胡潇潇的目光落在眼前的‘野狼’身上,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这到底是属于什么种类的妖兽。

  “小心点,这东西不好对付。”

  莫白梦的话刚说完,那野狼陡然咆哮了一声,身形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再次出现之时,已经杀到了胡潇潇面前。

  砰!

  一声脆响传出,‘野狼’瞬间倒飞出去百米距离,重重砸在地上,滑出去老远一段距离。

  这时,胡潇潇的身上也绽放出了一层明亮的白色光芒,白芒包裹着她的全身,形成了一道防护罩,把她给死死的防护了起来,就和莫白梦体表的那防护罩一模一样。

  “这……这是师叔祖离开只是留在我们身上的烙印?”

  胡潇潇弄瞪大了眼睛,她和楚云可不怎么相熟,没想到他之前离开之时,竟然还留下了印记在她们的身上!

  莫白梦见胡潇潇身上的那一层白色光芒,突然心里没来由的感觉一阵失落。

  刚刚自己被野狼袭击,身上突然绽放白芒,她还有点小窃喜。

  自己身上有楚云留下的防护,胡潇潇却没有,便证明自己在楚云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

  但现在胡潇潇身上也有防护,那么这意味就变了。

  两人身上都有楚云留下的防护,便证明楚云只是把他们当做同门对待了。

  见莫白梦没说话,胡潇潇又自顾自的点了点头说道:“肯定是师叔祖留下的了。”

  “哈哈,看样子咱们在师叔祖心中还是有点作用的,他离开竟然留下烙印在我们的身上,看样子是怕我们死在这里。”

  胡潇潇笑了笑,而后目光放到了百米之外那‘野狼’的身上,说道:“这玩意儿好是凶残,刚刚那速度快到我都反应不过来。”

  “狐狸,可别大意,这妖兽的修为,可能在大罗境界!”

  这时,莫白梦出言提醒,她发现胡潇潇在看到身上有楚云留下的印记被激活之后,竟然有直接挑战那‘野狼’的想法。

  难道她不知道,这‘野狼’比他们要厉害许多吗?

  “大罗境界又怎么样?有师叔祖留下的印记,这玩意儿伤不了我。”

  胡潇潇浑然不在意,声音一落,她抬手便是一掌朝着百米之外那野狼攻击了过去。

  一道红色匹练陡然从她掌心之中爆发,划破长空,带着呼啸的风声,威风凛凛,杀向野狼。

  野狼见状,那一双猩红的眸子陡然闪烁着一抹人性化的不屑之色,任由着胡潇潇的匹练落在自己的身上而无动于衷。

  噗呲……

  一声轻响传来,匹练撞在野狼的身上,在它的肋骨上绽放出一朵显眼的红色花朵,而后便消失不见。

  这一击,压根就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吼!”

  与此同时,‘野狼’咆哮了一声,身形一闪,犹如一抹闪电,瞬间冲到胡潇潇的身前,那两边如锋利剑刃一样的肋骨,陡然生长到一米,犹如一排利剑,重重杀向胡潇潇。

  速度太快,胡潇潇根本就反应不过来,等到发现那野狼的攻击袭来,她已经中招!

  叮咚……

  犹如金属撞在了坚硬物体上的声音,野狼那左边肋骨切割在胡潇潇身上,所有的攻势,全部被她体表的那一层白色防护罩给拦截了下来!

  这刹那,胡潇潇被吓得浑身冷汗。

  若是自己体表没有楚云留下的这防护罩,就这野狼的攻势,以及它的凶残程度,绝对能第一时间要了自己的性命!

  “神秘人,咱们有麻烦了。”

  胡潇潇不敢再有任何大意,她并不认为依靠楚云留在自己身上的防护罩能够保护住自己一辈子。

  这种防护罩,肯定是有能量消耗的,等到能量消耗完毕,恐怕这野狼能轻而易举的把她们撕成碎片!

  “我知道!”

  莫白梦轻轻点头。

  她自然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眼前这‘野狼’,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都是绝对碾压她们的存在。

  遇上这种存在,若是没有楚云留下的防护罩,她们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

  “这茫茫荒野,不知道有多少这种生物存在,现在只是出现了一只,若是数量多了,我看咱们都得死在这里。”

  胡潇潇的神色不怎么好看。

  平时她是一个很乐观的人,但真正面临绝境,又怎能乐观得起来?

  她不信这茫茫荒野之上,只有这一头妖兽存在。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头,鬼知道后续的妖兽又在哪里,又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

  刚想到这里,一道凶残的气息陡然从地底传来,胡潇潇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形便不受控制的直飞天穹。

  “狐狸!”

  莫白梦傻眼了。

  她朝着胡潇潇看去,在她的身下,一头人形凶兽正拖着她的身子,那一双手仗着尖锐的爪子,有两寸多长,散发着森然寒芒。

  爪子正在不停的攻击着胡潇潇体表的防护罩,每一次的攻击,都使得白色的防护罩剧烈震颤,像是随时都会蹦碎一般。

  “你小心!”

  这时,胡潇潇突然冲着莫白梦大喊起来。

  她看到在莫白梦身边的土地正在剧烈颤抖,好似在她的身下有什么恐怖的存在正在复苏一般。

  莫白梦也感觉到自己身下的土地正在剧烈颤抖。

  她没有任何犹豫,身形直冲天穹。

  在他冲上天穹的瞬间,一道猩红色的剑芒陡然凭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斩在她的腰间!

  砰!

  白色的防护罩陡然变得耀眼无比,那杀到她身上的攻击在防护罩变得绚烂之际,直接把那攻击化解。

  定睛一看,却是地上的那头‘野狼’对她发动了偷袭!

  “这荒原到底是什么地方?凉州地界,什么时候有这么多实力高深的妖兽了?”

  莫白梦面容惨白,若不是身上有楚云留下的防护罩,她恐怕在这一击之下,已经死了。

  “帮我!”

  旁边,胡潇潇的脚下,那托着她身形的人形妖兽还在不断发动攻击。

  她身上的白色光芒形成的防护罩正明灭不定的交替着。

  在这股力量之下,她感觉自己体表的防护罩随时都有可能蹦碎!

  “怪物去死!”

  莫白梦没有丝毫犹豫,她轻轻翻手,一把青色的长剑陡然出现在手中。

  长剑之上,一阵青色光芒闪烁,带着强横的力量,直接朝着莫白梦身下的人型凶兽攻击了过去。

  咻……

  剑气横空,瞬间杀至那人型凶兽的身前。

  人型凶兽却是不闪不避,任由着她的攻击落在身上。

  噗呲……

  一躲青色的花朵在人型凶兽的体表绽放,莫白梦的这一击,竟是没有起到丝毫作用!

  “怎么会这样?”

  莫白梦神色大变,刚刚胡潇潇攻击那野狼,野狼也不躲避她的攻击。

  现在自己攻击这人型凶兽,这人型凶兽也不躲避她的攻击,它们,似乎从来都没有把她们两人放在心上!

  “神秘人,大地在颤抖,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了!”

  胡潇潇出言提醒莫白梦。

  莫白梦闻言,朝着地面看去,整片大地好似发生了地震一般,一些碎石头不断的跳跃着,一眼望不到尽头。

  一道道裂缝突然出现在大地之上,蔓延出老远,顷刻之间,目光所及,尽是一道道深不见底的巨大裂缝!

  裂缝看不到边际,没有规则的在这血色荒原之上蔓延。

  裂缝之中,还有恐怖的气息从中散发出来,不仅如此,一头头奇形怪状的妖兽,不断的从那些裂缝之中涌现出来,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呼吸时间,几乎入眼所见,尽是那些奇形怪状的妖兽!

  每一只妖兽的形态都不一样,但是却有一点格外相同,那便是每一头妖兽都带着残暴的气息,好似要毁灭周遭的一切一般!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胡潇潇和莫白梦傻眼了。

  这时的胡潇潇已经没空去理会托着自己身形的那头妖兽了。

  大地之上突然发生的诡异变化,才让她惊悚!

  前一刻还是一片暗红色的荒原,现在突然就发生了地震,并且跳出了无数头模样怪物却带着残暴气息的妖兽,这凉州,怎么会有这么危险的地方?

  “吼!”

  “吼吼吼……”

  突然,在胡潇潇和莫白梦两人的脚底,有妖兽陡然朝着他们嘶吼起来。

  那带着腥臭的口气直冲天穹,震碎了云彩,震得两人浑身都不由自主的生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隆隆……

  地面的颤抖越来越剧烈,地震的震感越来越大,没多久,成片的陆地陡然开始下沉,犹如在海面行走的满是破洞的船,一块又一块的,接二连三的地下沉去!

  那些原本站在大地上的妖兽,伴随着地面的下沉,也纷纷沉入了地底,没一会儿,几乎整片血色荒原都崩塌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根本就不像是地震!”

  胡潇潇一脸焦急的大吼着。

  那托着她的人型凶兽还在不断的攻击她,她体表的白色防护罩晃动得越来越明显,她感觉要不了多久,自己这防护罩便会被这人型凶兽给破坏!

  在自身的危机还没有解除之前,大地又突然发生了诡变,胡潇潇和莫白梦两人是彻底陷入了绝境之中。

  “师叔祖,救命啊!你在我们身上留下了印记,应该察觉到我们有危险了,赶紧救命啊!”

  胡潇潇陡然大声喊了起来。

  她知道这喊声传不到楚云的耳中,但现在能救她的,她所能想起来的人,也就一个楚云了。

  “别吵!”

  就在胡潇潇声音落下之际,一个冷漠的声音由远及近。

  紧接着,一道白芒在她的眼前一闪而逝,那托着她身形的人型凶兽,陡然被斩成两半,当场死亡。

  “师叔祖!”

  脱离危险,胡潇潇毫不犹豫的一头飞进了楚云的怀中,仅仅把他给抱住。

  一旁的莫白梦看得一阵傻眼,这胡潇潇,表现得也太狂放了吧?

  楚云愣了愣,嗅着怀中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连忙把她给推开,说道:“咳咳,你们没事吧?”

  他赶紧转移话题。

  “师叔祖,要是你不来,我们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了。”

  旁边,莫白梦心有余悸的说道。

  确实,楚云留在她们身上的印记已经被激活,就那防护罩,可防备不了这整个荒原之中的妖兽。

  那些带着残暴气息的妖兽,绝对会主动攻击她们,仅凭她们两人的修为,绝对挡不住那些妖兽。

  更何况,大地突然发生了变化,成片的陆地下沉,地底之下更是有凶残恐怖的气息传递出来,还没有看到地底之中的存在,仅仅是那气息便让人感到绝望,鬼知道下面会有怎样的大恐怖!

  作者拓跋流云说:继续求鲜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