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复国

第304章 龙威新军

复国 小桥老树 4397 2019-09-22 19:30

  凤州军副统领赵文怒气冲冲离开的清水泉,黑雕军也就不客气地占据着这一股清凉,凤州主帅一直没有露面,郭炯自然稳坐diào yú tái。

  下午时分,枢密副使郑起来了百外骑兵,亲自来到了望城山,随行的还有一位宣读圣旨的公公。

  等到宫中公公尖声尖气地宣读完圣旨,黑雕军统领郭炯、副统领白霜武、凤州军统领李重胜和副统领赵文皆大眼瞪小眼,一时竟忘记了谢恩,郑起猛地咳嗽数声,四人才醒过味来。

  刚才还剑拔弩张的黑雕军和凤州军,转眼间,就成为了一家人:黑雕军五千人马和凤州军五千人马,合编为新军——龙威军,由黑雕军副帅郭炯任龙威军都指挥使,李重胜为副都指挥使,其下辖左、右两厢,白霜武为龙威军左厢军都指挥使,统领原黑雕军五千人,赵文为龙威军右厢军都指挥使同,统领原凤州军五千人。龙威军驻地为原龙捷军驻地,位于西门偏北。

  郑起当然不知道清水泉边的较量,宣读完圣旨,等到众人谢恩完毕,他拱手笑道:“恭贺四位,从现在起,四位将军就是禁军将领了,大家同殿为臣,要多多亲近才行。”

  圣旨已颁下,郭炯此时已是龙威军主将,回礼道:“龙威军是新军,和虎都、龙捷等老六军相比差距太大,郑枢密以后一定要多多提携。”

  郑起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由大梁府少尹被贬为言官,又奇迹般地被升为枢密副使,想想这个过程,郑起就如做梦一般,他知道郭炯是侯云策的心腹爱将,不敢摆出枢密副使的架子,道:“黑雕军和凤州军都是威震边境的强军,在大林朝谁人不知,郭将军客气了。”

  郑起这才转身对李重胜拱手道:“李将军是侍卫司宿将,以前对在下多有关照,以后还要不吝赐教。”

  李重胜的李重进的族弟,长着一张圆脸,看上去忠厚老实,实际上狡猾无比,是李重进最贴心地智囊。在侍卫司为将之时,他数次驳了大梁府少尹郑起的面子,两人积怨颇深。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李重胜听到郑起话外之话,并没有尴尬,脸上堆满了笑容。道:“以前是各为其主,郑枢密一定要海涵,以后但有所使,李某愿效犬马之劳。”

  郑起也不愿多提往事,两人亲密地携手大笑。

  客套话说完,黑雕军在前,凤州军在后,秩序井然地进入了大梁帝都,黑雕军铠甲鲜明。凤州军穿着破烂,强烈的对比成为了老百姓的重要谈资。

  侯云策听到黑雕军入城,心中的欢喜自然无法用言语表达。到大梁城当上了宰相,他就成了光杆司令,如今嫡系部队终于进入了大梁城,这让他心中底气更足。但是他并没有急于招见黑雕军将领,也不准何五郎、杜刚等等人到龙威军驻地去和郭炯见面,授人以柄的傻事,还是少做为好。

  钱向南属于龙威军编制,他以前是黑雕军任掌书记,掌书记一职不过是伪装,他真正的使命是指挥军情营,这一次任命为龙威军左厢军副都指挥使,由文职改为了武职,正是侯云策地精心安排。钱向南及军情营要在大梁城内活动,必须要有一个适当身份为掩饰,龙威军左厢军副都指挥使这个中级军职最适合钱向南。

  钱向南入城后没有去军营。他穿了一身圆领长袍,带上段正良两人随从,溜进了热闹非凡的市井当中,东转西转,不久以后就出现在了侯云策的书房内。

  灵州一别,侯云策和钱向南已分手二年多,虽然有信鸽保持了密切的通信,可是毕竟相隔千里,钱向南看到神采依然的侯云策,还是不自由主眼中也有些潮湿。

  略叙别情,两人就转入了正题。

  侯云策听说军情营也遇到了白衣少年,忍不住道:“真是可惜,让那白衣少年逃走了,那白衣少年的西蜀中唐门高手,王枢密之死、三公主中毒,都和他有关系。”

  “难怪如此历害,原来是西蜀唐门高手。”军情营以绝对优势围捕白衣少年,却让其逃脱,这事让钱向南深感颜面无光,此时听说原委,心中这才略略释然。

  那一名和白衣少年接触过了汉子,进了昝家以后,就再也没有露面,飞鹰堂派出人手,死死守在其门口,却一无所获,侯云策对于这位身手了得的白衣少年,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钱郎,军情营经营西蜀多年,可曾听说过这位少年人的名声。”

  钱向南眼睛滴溜溜转了数转,道:“军情营搜集的重点是军队感兴趣的情报,江湖中事向来很少涉及。”

  “唐门卷入了大林地朝政,这不是江湖中人的本份,这件事情的背后,必然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钱郎切不把认为白衣少年是江湖中人。”

  侯云策说得客观,语气上也是轻柔,钱向南却有些感到不是味道,他在心中默思:动机,唐门地动机是什么?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情,道:“西蜀皇族近年来出现一位少年英豪,他是西蜀主的亲侄子,叫做孟统,被人称为小孟尝,府中收有不少奇人异士,江湖中人有不少投靠于他,军情营一直很重视此人,派人长期盯着,但是从今年三月起,孟统就没有在成都府出现。”

  钱向南说到这,又想起一事,道:“这孟统喜欢穿白衣,被人戏称为白衣小孟尝,莫非这白衣人就是孟统?”钱向南马上否定了这个说法:“孟统身份尊贵,不会轻易涉险,这个白衣人肯定不是孟统。”

  侯云策听到孟统的名字,反倒觉得很有些意思,“若白衣人是孟统,则很多事情就好解释了,他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大林朝内乱。”说到这,侯云策脸色一寒,道:“那勾结孟统之人,定然是居心叵测。”

  钱向南随意一猜,并不敢肯定白衣少年就是孟统,“我可以派画师到西蜀,偷偷画出孟统画像,是不是孟统,自然就明明白白。”

  “这个方法很好。”侯云策点点头,随后郑重地道:“飞鹰堂和军情营都是用来收集情报的,但是测重点不同,飞鹰堂主要关注内部事务,军情营主要是大林朝以外的事务,如今你来到了大梁,和孟殊、杜刚也会常常见面,我在这里定下一个规矩,飞鹰堂和军情营一定要独立办事,不准属下私下接触,也不准交换情报,确需双方协商,由你亲自和杜刚联系。”

  侯云策加重语气道:“这是一个硬规矩,必须要遵守。”

  谈完正事,钱向南取过身边的画幅,道:“这是师高娘子让我带过来的画幅。”

  打开之后,画幅中的师高月明抱着漂亮的女儿,充满柔情地看着侯云策,这是一幅工笔画,两人栩栩如生,表情亦十分生动,侯云策看着这位充满异族情调的女子,又想起了清水河边的点点滴滴,不禁心中一热。

  当黑雕军和凤州军到达大梁几天之后,北部的战事奇异地结束了。

  结束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大林军占据险要,兵精粮足,耶律述律所率地契丹精锐并不能在战场上占到任何便宜;另一个原因,就是北部草原深处的塔塔儿部,乘着契丹军大举南下之机,突然越过额尔齐纳河,击破敌烈部,兵锋直逼上京,所过之处,烧杀抢掠极重,耶律述律为防止老窝被端掉,被迫回军北上。

  契丹军退到了燕山以北,刘继业率领的三万北汉军独木难撑,再发动了一次全力进攻以后,北汉军从团柏退回了北汉实际控制区。

  七月三十日,杨光义率领着虎捷军、羽林军回到大梁城。

  北部防守格局恢复到以前地格局:幽州城由节度使韩通率领控鹤军镇守,沧州则由节度使袁彦率领龙捷军镇守,遇战事,援军和后勤则能通过永济渠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幽州和沧州。北部边境的危机化为无形,幽云十八州,稳稳地落入大林袋中。既然北部边境的危机化除了,大梁城也就不需要更多的人马,除了从遥远西北和西南赶到大梁的黑雕军和凤州军,其余各军都各回建制。

  大林朝,终于渡过了年幼皇帝继位以来的第一个危机,新朝渐渐走入了正常的轨道。

  在大梁、郑州和京兆府,四处流传着各种样式的无极图,这些无极图记录了不少奇言怪语,这些奇言怪语纷纷直指大林朝的兴亡,因此,官府花了大力气追查此事,可是无极图出现得极为神秘,虽然面积极广,却没有一个人说得清楚来龙去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