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天刑纪

第一千四百八十二章 顺其自然

天刑纪 曳光 7329 2019-11-24 23:23

  感谢:轰炸机20、偷懒De笑容、万道友、吥啦、仙道人生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夜色深沉。

寒风呜咽。

成群的人影、兽影,如同潮水般退去。

无咎,依然踏空而立。

他已收起七色剑芒,与三头六臂的道祖法相。他苍白的脸色,似有缓解;双眸的血光,亦渐渐消失;唯有他周身所散发的威势,显得强大莫测而又狂躁凌乱。

他身后的半空中,聚集着原界的高人与各家的弟子。他脚下的雪原上,多了一个雪谷。或者说,多了一座位于雪谷中的小山。

那是凌霄城,虽然坠落百丈,却因阵法的加持,并未四分五裂,只是将雪原砸出一个如同雪谷般的大坑。而曾经的护城大阵,就此崩溃殆尽。成群的晚辈弟子站在破损的街道与屋顶上,一个个抬头张望。

神族,退了!

却并未远去。

垓复子、普重子带着神族弟子退到了千里之外,再次摆出围困的阵势。原界的艰难处境,并未因为此战的获胜而有所改变。而唯一能够藏身的凌霄城,却已不复存在。

“他的修为?”

而在万圣子看来,只要弟子无恙,强敌败退,他便不用另寻出路。而他放松之余,又关注起某人的修为。

“天仙九层,尚未圆满。”

鬼赤轻声回应。

“我当然知道啊,而我是说他……”

“万兄说他气息紊乱,境界异常?想必他强行出关,气机逆行。如此这般,已属不易。倘若换作他人,难免殃及修为!”

“唉,耗去百万晶石,仅仅提升一层修为,着实叫人大失所望!”

“他却杀了毕节!”

“也幸亏他杀了毕节,吓退了垓复子与普重子!否则后果难料……”

“无咎老弟!”

片刻之后,不见神族卷土重来,朴采子、沐天元等原界高人,从四面八方凑到一处。

无咎并未忙着转身,而是伸手擦去嘴角的血迹,这才面向众人。

“此战我原界折去数百弟子,奄嵩、鄢周子两位家主遭难,可谓伤亡惨重……”

“凌霄城坠毁,护城大阵难以修复,老弟……”

朴采子与沐天元忙着禀报战况,在场的各家高人也是神情焦虑。

“无先生,此地已无险可守……”

“垓复子、普重子,不会罢休……”

“神族再次攻来,你我如何抵挡……”

“久战力疲,突围无望,倘若死战,原界必亡……”

无咎点了点头,缓缓举起右手。待四周一静,他淡然出声道:“天明时分,动身西行。”

言罢,他拂袖一甩,往下落去。

凌霄之城,变成了小山。四周隆起的积雪,化作一座怪异的雪谷,却尸骸遍布,满目的狼藉。

城中的阵法石柱,已然倒塌;曾经的石亭,也崩塌半边。而聚集的晚辈弟子之间,站着一群熟悉的人影。

其中不仅有高乾等妖族弟子,还有齐桓、齐香子、丰亨子,一身白衣的冰灵儿,以及玉真人。

凌霄城坠毁之际,无咎冲出静室,杀出城外,便是冰灵儿也无暇顾及。可见当时的凶险,已是千钧一发、迫在眉睫。

所幸的是强敌退去,众人也安然无恙。

“无咎……”

“老弟……”

“无先生……”

“无咎兄弟……”

无咎拱了拱手,道:“天明时分,动身西行。”

丰亨子点了点头,道:“神族虽已败退,而危机尚未远去。如今此地难守,何去何从,全凭老弟决断!”

“丰家主,返回我的魔剑吧!”

“这个……不!”

无咎找到丰亨子,便是要将他带在身边而以防不测。谁料他环顾四周,带着沉缓而又坚定的口吻说道:“老朽离不开原界啊,无论是生、还是死……”

“齐兄?”

无咎看向齐桓。

齐桓的神色挣扎片刻,摇头道:“本人陪同伯父,与原界不弃不离!”

唯有冰灵儿飘然走来,低着头默不吭声。相伴相守的承诺,尽在不言之中。

“也罢,诸位道友苦战多日,也是辛苦,请稍事歇息!”

无咎不再坚持,也不再多说,他牵着冰灵儿的小手转身离去。

有人随后跟来。

“你已修至天仙九层?”

“……”

“你气息紊乱,乃强行出关之兆,有玄功逆行、爆体而亡之凶险,却连拼三大长老,使得逆行的法力有了去处,便如疏通河流之理而堪堪躲过一劫。而你既然杀了毕节,何不一鼓作气杀了垓复子与普重子呢?凭借你的道祖法相,神弓、神剑,与暴涨的修为,没人是你的对手。而只要除掉神族的长老,便可化险为夷……”

无咎停下脚步,回头一瞥。

“依玉兄所言,是要帮我对付神族的长老?”

玉真人跟着停下,神色关切而又尴尬的模样。

“本人身份所在,多有不便……”

“避嫌?”

“是啊……”

“凌霄城已毁,玉介子何时现身?”

“不知道……”

“你知道!”

“我……”

无咎丢下一个淡漠的眼神,继续前行。高乾等七位妖族弟子紧随其后,各自晃着膀子,拎着妖刀、铁棒,忠心耿耿的架势。

玉真人则是愣在原地,眼光闪烁。

无咎带着冰灵儿,穿行在废墟中。

凌霄城,早已面目全非。凌乱的街道与倒塌的房屋之间,聚集着成群的原界弟子,见到无先生与仙子到来,纷纷举手致意,原本一张张颓丧的面孔,也顿时多了几分期待之色。

玉神界之行走到今日,原界的修士已不足两万。十数万的同伴,葬身异域。五位天仙家主,先后遭遇不测。仅有的庇护之地,亦不复存在。如今依然是四面重围,备受生死煎熬。试问,谁不颓丧、谁不彷徨呢?

不过,无先生与众人同在,生机尚未断绝,出路仍然有望。

“诸位,且待天明,搭乘战车,前往玉神殿!”

无咎穿过人群,沿途交代,神态淡然,话语轻松。各家弟子欢欣鼓舞,纷纷点头响应。

在城内转了一圈,回到了曾经的住处。

无咎抛下妖族弟子与赶过来的各家高人,径自带着冰灵儿走入洞府。

洞府有所破损,却尚算完好。

无咎走到他闭关的静室门前。

静室内,堆积着厚厚的晶石碎屑。浓郁的仙元之气,依然弥漫不绝。而月影古阵的威力,已然消散殆尽。

唉,苦修月余,正当紧要关头,凌霄城坠毁,致使修炼中断,而不得不强行出关。

正如鬼赤与玉真人所说,他的强行出关,致使玄功逆行,难以束缚的仙元之力差点撕裂了经脉与五脏六腑。所幸他命魂强大,又与三位神族长老硬拼一回,不仅使得狂野的法力得以宣泄、回归平稳,也趁机杀了毕节、击退了神族的攻势。

不过,此番耗去百万晶石的闭关,却是功亏一篑!

本想着突破天仙,比肩玉虚子,如今便是修至天仙九层圆满的境界,也未能如愿。

凡事强求不得,唯顺其自然!

“无咎……”

冰灵儿出声示意。

她扯着无咎走入隔壁的静室,并肩坐在榻上,然后迫不及待拿出一物。

是块白色的丝帕,上面的雪莲花,栩栩如生,红艳照人,并散发着淡淡的馨香。随着轻轻的舞动,红色的光芒微微闪烁,竟呈现出诸多的幻象,有碧水山崖,芳影徘徊;有白雪皑皑、花儿盛开;有秋后的残荷、秋千寂寞;还有两人依偎、举酒忘怀。而无论彼此,皆弥漫着淡淡的红色而犹如梦境……

“好看!”

无咎由衷赞道。

“嘻嘻!”

耗时数月,费尽心血,冰灵儿终于绣成了丝帕,或炼制了一件法器,却并非为了临阵御敌、施展神通,只为记忆她曾经走过的岁月与难忘的时光。她得意笑着,小脸焕发着异样的神采。随着丝帕再次挥动,红色光芒闪烁,使得两人天地,更添温馨旖旎。她情不自禁的依偎在无咎的怀里,轻声呢喃——

“无咎……”

“灵儿……”

“砰、砰——”

便于此时,洞府门外有人叩打禁制——

“无咎老弟……”

冰灵儿收起丝帕,室内旖旎的景象顿时荡然无存。她禁不住轻声叹息,似乎颇为失望。

无咎歉然一笑,便要安慰几句,一只小手挡住他的嘴巴,善解人意的话语声响起——

“你仓促出关,切莫逞强,若有不测,灵儿与你同在!”

“嗯!”

默契的人,不用多说。三言两语,尽显情意。

无咎抬手一挥,冰灵儿已消失无踪。

洞府门外,朴采子、沐天元、虞青子、卢宗等原界高人。

“何事?”

“老弟,城外有变……”

“天明突围,只怕不易……”

无咎点头会意,跟着众人踏空而起。

与此同时,又有两群人影飞来。

“无先生,不要丢下高乾……”

是万圣子与高乾等人,还有鬼赤与二十多个鬼巫。

无咎挥袖一甩,便将高乾等七位妖族弟子收入魔剑。而鬼赤却冲着他摆了摆手,拒绝道:“正当用人之时,我鬼族或能助上一臂之力!”

“也罢!”

转瞬之间,抵达城外。

众人落在雪丘之上。

残夜将尽,天光渐晓,雪原空旷,寒风呼啸。

就此望去,远近似乎并无异常。

而无咎凝神远眺,脸色微变……

…………

ps:这个月都赶一起了,刚刚吃了几顿喜酒,昨天朋友的父亲一个病故,一个不堪病痛跳楼,自然要哀悼相送一程,所以又耽误了码字。而本文所述的故事,也渐近尾声,写慢点能够多想想开头的情节,因为有的人或将再次出现,我还不知道是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