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回到过去变鹦鹉

366、少年偷盗团伙(下)

回到过去变鹦鹉 方之影 3589 2019-11-20 03:29

  这个年轻的女孩显然不是那种逆来顺受的性子,她一边吼着,一边弯腰去夺少年手中抓着的钱包。

那少年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这一跤又跌得不轻,倒地之后痛得他哎呦了一声,抓着钱包的手不自觉的松了松,钱包很快被女孩抢了回去。

年轻的女孩刚抢回自己的钱包站起来,就被几个涌过来的少年给围住了。

她那一声吼虽然惊动了不少人,可最先涌过来的并不是热心的路人,而少年的同伙。

除了那个与这个倒地的少年一起在行窃的家伙反应迅速的朝这边冲来之外,另几个在不远处放风和寻找目标的少年也纷纷朝这边涌了过来。

刚从少年手中夺过钱包的女孩看着眼前这些目光不善,一步步朝自己逼过来的少年,脸色不由微微一白。

不过这姑娘确实是个倔强要强的性子,她心里虽然害怕,却没有在第一时间跑。

或者说她知道即便是想跑也跑不掉,她强行按住心头的恐惧,色厉内荏的瞪着逼过来的少年们:“你们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们只是看姐姐开口就污蔑我们的兄弟偷东西,还动手打人,我们想看看谁给你的底气,让姐姐这么张狂。”其中一个瘦高的少年一脸怪笑的接口。

“什么叫我污蔑,我的包明显是被人用刀子划开的,你没看见么?他手上又拿着我的钱包,这钱包里还有我的身份证呢,咱们要不要找警察叔叔来评评理?”

女孩见他们如此信口雌黄,颠倒黑白,不由气红了脸。

“谁看见是他割了你的包?你们谁看见我弟弟割她的包了?”少年没理会姑娘,他抬目瞪着四周虽在朝这边望,却没有一个人走近的人群,非常嚣张的问。

看热闹的人群中没有一个人回答,大家只是下意识的捂紧自己的包或者口袋,没有人想淌这趟浑水。

少年见状阴测测的一笑,再次将视线转到年轻的姑娘身上:“姐姐,你瞧,没有一个人给你作证,即你说我弟弟割了你的包,想偷你的东西,完全是污蔑。”

“他原本是好心看见你的包被人割开,准备帮忙,结果却被你倒打一耙,污蔑成小偷不说,还被你伤成这样,你说说,这事咱们该还怎么解决?”

他这一伙足有六人,年纪小的大约在十一岁左右,大的估计有十四五岁了,这些人身上都背着包,包里有没有装凶器啥的谁也不知道。

之前有两个打算出来说公道的小伙子,被这几个半大小子一瞪,竟又缩了回去。

至于其它的路人,都是一脸事不关己的看着。

少年偷盗团伙与一般的小偷不同,被偷的人打坏了他们,要面临刑事处罚,一个不慎就可能被送去坐牢。

而他们要是伤了你,却因未成年,极可能被带回去教育一顿就算完事。

即面临对这些未成年的犯罪份子,你伤了他们,不仅要赔钱,还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他们伤了你,就是白伤,眼前这些少年一看就不是善茬,在场的自然是谁也不想惹祸上身。

年轻好强的女孩这一刻终于感到了恐惧,她红着脸瞪着这几个少年,目中的泪都快出来了,颤抖着嘴皮子想说点什么,却偏偏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我看见他割包了,不仅如此,你,你,你,你们几个的包里都还装着刚从其它人身上偷来的钱包和手机。”

“还有你们,站在那看什么热闹呢,就算想看别人的热闹,是不是也先检查一下自己的包,看看自己的手机和钱包还在不在?”

就在这时候,绯虎冒了出来,它无视少年的威胁,冷冷的开口道了一句。

它其实不怪路人的冷漠,在这坑爹的少年保护法之下,普通人谁敢无端以身试险?

它只是看着眼前的画面,想起做人时遇到的那些让人不愉快的事,心里有股无名之火在烧,口中吐出来的话也就嘲意十足。

绯虎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呆了一呆,紧接着就不由自主的低头去检查自己的包和口袋。

之前那女孩喊小偷的时候,他们就下意识的摸过包,只是看自己的包完好无缺,拉链也没开,就没有做进一步检查。

再加上发现偷盗者是少年团伙,大家下意识的不想沾染这事,就都抱着事不关己的心态在看热闹。

现得绯虎一提醒,一番检查下来,顿有数人惊叫:哎哟,我的钱包,我的手机都不见了.....

发现自己也是受害者,这些人立即目光不善的朝那几个少年瞪了过去。

事情牵扯没到自己身上这前,他们可以事不关己的看热闹,现自己变成了受害者,现场又有这么多人在,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没那么怕这几个少年了。

那几个少年眼见有人出来多管闲事,目中凶光一闪,其中三人下意识的伸手往包里摸。

他们都是没满十六岁的少年,即便捅伤捅死了人,也不会判死刑。

那几个被偷了手机钱包、正准备上前索要自己东西的人,结果看见少年们摸出了刀,并恶狠狠的朝自己瞪过来的时候,顿时被吓住,一个个僵在原地,不敢动弹。

那几个少年镇住了几个妄动的人后,就准备去对付那个多管闲事的人,结果这一转目,不由呆了一呆,这,这指证他们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鸟?

其实呆住的不只是他们,在场的观众发现开口打抱不平的是一只鹦鹉时,一个个也呆若木鸡。

“怎么,被人揭穿了面目,你们还想行凶不成?”

绯虎没有去管周围的人群,它见那几个少年因自己一句话,就将凶器都摸了出来,心里愈发恼怒,铁了心要好生收拾这群小子,不由厉喝了一声。

那几个少年被绯虎一喝,终于回过神来,回神之后目中凶光一闪,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个扬着水果刀就朝绯虎刺了过来。

这一刻他心里想的是:管它什么会说话的鹦鹉,死了,自然就不会说话了。

“小心!”就站在绯虎身后、也就是那个被割了包、之前正在与这群少年对峙的年轻姑娘见状不由失声惊呼了一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